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學家展望2022 | 中銀證券管濤:2022年影響人民幣匯率因素仍將是多空交織,預計雙向波動態勢可能進一步加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12-14 10:47:49 財聯社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財聯社(北京,記者 張曉翀)訊,在即將過去的2021年,人民幣匯率小幅升值2.5%左右,但總體依舊在合理區間雙向波動,全年波動區間壓縮到6.34元和6.58之間,均值為6.46元。 其中3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了一定幅度回落,一度接近6.58元,但5月和12月也曾經升至6.35附近,波動幅度仍在合理區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望2022年,人民幣匯率將如何變化,仍有哪些因素將影響人民幣匯率的走勢?圍繞這些問題,財聯社記者專訪了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。管濤對財聯社表示,明年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因素仍將是多空交織,預計雙向波動態勢可能進一步加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口前景仍是影響匯率走勢的關鍵因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2022年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因素,管濤認為,在貿易項下,中國出口前景仍然是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關鍵因素。明年中國出口形勢主要取決于全球疫情發展,面臨兩種情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全球疫情逐步好轉,經濟重新開放,中國可能面臨出口訂單外流、增速回落、貿易順差下降的情況,將收斂境內外匯供求缺口,人民幣匯率可能偏向貶值方向;但如果全球疫情持續蔓延,經濟重啟受阻,中國出口份額上升、貿易順差擴大,將繼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管濤認為,資本項下,資金流入或流出與人民幣匯率走勢沒有必然聯系。他分析指出,2021年前三季度,資本項目(含凈誤差與遺漏)均為逆差,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分別下跌0.7%、上漲1.7%、下跌0.4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因為,在央行退出外匯市場常態干預后,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經常項目與資本項目呈鏡像關系,即經常項目如果是順差,資本項目必然是逆差,同期人民幣匯率可升可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美利差、金融風險以及美元指數對人民幣的影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出口前景以外,2022年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因素還包括中美利差、金融風險、經濟復蘇以及美元指數。管濤指出,2022年如果美國通脹指標持續高企,不排除美聯儲可能提前加息,而國內為了經濟穩增長的需要,貨幣政策要堅持以我為主、穩字當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加、民間部門貨幣錯配明顯改善,并且當前國內通脹壓力相對較輕,這些都增加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自主空間。如果美元流動性趨緊,而人民幣流動性繼續寬松甚至更加寬松,這可能進一步收斂中美利差,減緩外資流入勢頭,進而收縮外匯供求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金融風險的角度觀察,內外部金融風險隱患增加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不確定性。2022年外部風險主要來源于貨幣政策寬松、經濟復蘇形勢、疫情發展演變不及預期,可能導致全球資產價格調整、部分新興市場出現緊縮恐慌,屆時將考驗人民幣資產是避險資產還是風險資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人民幣面臨的內部風險主要是,在經濟增長動能減弱、改革攻堅背景下,如果國內房市、股市、債市及銀行信貸市場的風險釋放,可能降低市場風險偏好,對人民幣匯率形成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美元指數走勢對人民幣匯率仍有重要影響。2021年以來,美元指數震蕩基本主導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態勢。2022年,影響美元指數走勢的因素將延續多空交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濤表示,如果歐洲、英國、日本等發達經濟體的經濟恢復到疫前水平,歐洲央行、英格蘭銀行、加拿大央行、澳洲央行等開啟貨幣政策正;M程,則對美元指數形成利空。如果全球疫情持續發展演變、國際金融市場動蕩、地緣政治沖突加劇,將刺激市場避險情緒,或者通脹暫時論被證偽,美聯儲被迫加快貨幣緊縮,則對美元指數形成利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匯率雙向波動將更好的發揮自動“穩定器”的作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匯率與經濟的關系,管濤認為,在匯率由市場決定、負責價格出清的情況下,國際收支會呈現自主平衡格局,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互為鏡像關系;匯率波動有助于吸收內外部沖擊,增強貨幣政策獨立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如果2022年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態勢加劇,外貿企業的財務壓力可能繼續緩解,匯率可能會更好的發揮對國際收支平衡和宏觀經濟穩定的自動“穩定器”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IMF發布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顯示,2022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回落0.1個百分點。因此2022年中國相對于美歐國家的經濟復蘇領先優勢進一步消退,可能對人民幣形成利空。但如果市場預期引導得當,市場認為中國經濟下行是接近潛在產出水平,其他經濟體經濟恢復也不如預期,那么對人民幣就形成利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年我國外匯政策將繼續堅持中性原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明年外匯方面可能出臺的政策,管濤指出,近年來,政府部門堅持以市場化手段調節資本流動,維持了匯率政策透明度。隨著人民幣持續單邊升值,國內先后出臺了“增加匯率彈性+調控資本流入+擴大資本流出”的外匯政策組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增加匯率彈性的措施是指,將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;調控資本流入措施是指,調降金融機構和企業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系數、提高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;擴大資本流出措施是指,新批QDII額度、調降遠期購匯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、調升境內企業境外放款的宏觀審慎調節系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望2022年,政府部門可能會繼續引導企業樹立風險中性意識,加強對貨幣錯配和匯率敞口風險的管理,管濤建議增加貿易以人民幣計價結算,并鼓勵金融機構幫助企業提高外匯資金使用效率,適當增加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(QDII)對外投資額度,支持境內機構購匯對外投資,有效對沖貿易順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張泓楊 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全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